今天是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,歡迎光臨本站 

行業資訊

和平精英和刺激战场:生物制藥行業巨大的并購浪潮仍會持續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8/3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  2015年,生物制藥行業的并購向前邁出了一大步,分析師們預測這種并購趨勢將會一直持續到2015年。各大公司絞盡腦汁以驚人的速度簽署協議,涉及的企業不只是兩方,簽署的協議也是多層面的。

  然而,許多制藥公司仍然在尋覓可以帶來改觀的交易。 其中一個制藥公司就是輝瑞(Pfizer),該公司的執行總裁伊恩?里德(Ian Read)說過,他計劃繼續保留稅收倒置的夢想,一直到明年。

  2014年,美國的制藥公司好像一直在爭相并購境外的制藥商,希望將總部地址變換到稅收優惠的國度。這其中有邁蘭公司(Mylan)對雅培公司(Abbott)荷蘭仿制藥業務部的并購;Horizon制藥公司對愛爾蘭Vidara治療公司的并購;當然,還有輝瑞公司對英國大型制藥公司阿斯利康(AstraZeneca)求購等等,這里輕描淡寫幾例。

  2015年秋季,美國財政部推出了更加嚴厲的規章制度,對實施總部遷移的公司加以限制,在那之后好像總部遷移熱有所冷卻。其中的一個例子就是艾伯維公司(AbbVie),該公司出資550億美元對希爾公司(Shire)并購突然終止。像北卡羅來納州薩利克斯制藥公司(Salix Pharmaceuticals)之類的一些較小的公司也取消了它們自己的跨大西洋并購協議。

  但是,到目前為止里德仍然準備將跨洋并購的意向帶入2015年。里德在10月份時稱:“不管有沒有財政部的規章制度,只要存在價值,我認為我們沒有理由不去實施稅收倒置的計劃?!?在新的一年里,另外一個可能保持下去的并購趨勢將會是什么呢?那就是保健消費品領域的交易。各公司都對這一領域的增長滿懷希望,特別是在具有新興市場的國家,有著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消費者群體。

  一些大型制藥公司最大的交易就是在這個領域謀求一個有利的地位,在今年的并購活動之后,這些公司將有可能繼續發起并購,以期能夠在同行中名列前茅。 四月份,葛蘭素史克公司(GlaxoSmithKline)和諾華公司(Novartis)達成協議,建立了一家主要由葛蘭素史克公司控股的保健消費品合資企業,使兩家公司在全球非處方藥領域處于領先地位,在業界產生了震撼。

  拜耳公司(Bayer)很快跟進,以14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默沙東公司(Merck)的非處方藥品部,這已經是拜耳公司今年實施的第二次非處方藥行動了,之前還曾經收購過中國的滇虹藥業(Dihon)。但是,這仍然不能滿足以使這家德國制藥公司達到其預期目標——在全球處于老大的地位,那么這意味著我們將有可能看到拜耳公司還會采取更多的行動。 不僅僅是拜耳公司采取了行動,許多其他制藥公司最近也在非處方藥領域表現得很活躍,其中包括像賽諾菲(Sanofi)這樣的大牌公司和一些像百利高(Perrigo)這樣的較小公司。賽諾菲公司通過收購田納西州的Chattem公司,加強了在保健消費品領域的勢力。今年,百利高公司以4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比利時的歐米茄制藥公司(Omega Pharma),加強了保健消費品業務。

  當然,所有的目光都將落在維權投資者比爾?阿克曼(Bill Ackman)身上,看看他今年在威朗公司(Valeant)對艾爾健公司(Allergan)的并購爭奪戰中所展示出來的非常規交易戰術是否能夠流行起來。阿克曼跟加拿大威朗公司合作,幫助該公司收購總部位于加州的艾爾健公司,隨后他悄悄地增持艾爾健的股份,成為這家制藥公司的第一大股東,他試圖利用這個地位在隨后的敵意競購過程中施加影響。

  盡管此舉可能會促使渴望并購的公司以非正常的方式去思維,但是這些公司不一定會選擇同樣的方式。原因有二:第一,威朗公司和阿克曼在并購之爭中失利,對此并沒有一個重要的解釋。阿特維斯公司(Actavis)最終通過一筆特大交易購得艾爾健公司,交易后這家聯合公司在利稅方面將躋身制藥行業前10名。第二,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目前正在調查可能涉及的內幕交易。

  但是,阿克曼本身可能不會放棄。就在阿特維斯公司殺進來之前不久,阿克曼出資15億美元搶購了動物保健行業的排頭兵——碩騰公司(Zoetis)的股份,這一舉動引起了傳言,說他企圖將輝瑞的這家子公司賣給威朗或另外一家制藥公司,而威朗的總裁曾經表示有興趣涉足這一領域。

  阿克曼是否會再次一試身手呢?或者別人是否會模仿他呢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刺激战场改成和平精英是哪个傻逼想到的 www.modqm.icu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15856675616/15800730038
瀏覽手機站
刺激战场改成和平精英是哪个傻逼想到的